SC_B&R Sustainability_可持续发展的一带一路 无论顺境逆境_v4-2.png

 

 

 

 

一带一路 如何促进循环经济?

 

 

 

 

 

一带一路倡议(BRI)是大规模经济发展的典范。发展离不开建设,而建设需要大量的物资材料。这就给一带一路愿景提出了不可避免的挑战:如何才能既实现发展目标,又不给早已不堪重负的地球资源增加负担?

 

 

 

 

 

1970 年以来,全球经济所用掉的材料数量已翻了两番。循环经济智囊(Circle Economy Thinktank)发布的 2020 年报告显示,人类每年的消耗量超过 1000 亿吨,而再利用率则已降至仅 8.6%。这些材料中,约三分之一在一年后仍在使用,但其中 15% 的材料释放到大气中,成为了温室气体,更有近四分之一被丢弃。

 

对于像一带一路这样规模庞大的资源密集型项目,自然会引发对环境负荷的担忧(当然,所有大规模的经济发展模式都难免有同样的担忧)

 

循环解决方案

打破长久以来经济增长必定造成环境破坏的现象,其最佳解决方案可能就在于发展循环经济。这也就是说,转向更加可持续的增长模式,专注于再利用、再制造和循环利用来限制对自然资源的使用。

 

在欧洲,已有 13 个国家采用了循环经济路线图,瑞典堪称其中佼佼者。这个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垃圾回收率高达 99%,该国再利用能力非常强大,现在甚至开始从其他国家进口废弃物。欧洲最大的港口鹿特丹港正在向循环经济快速转型,可作世界上其他大型港口的样板。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的许多发展中国家都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无法像欧洲一样实施范围广泛的回收再利用项目,但情况正开始改变。

 

实际上,根据英国智库查塔姆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整个一带一路倡议在促进地区和国际协调合作、锁定可持续增长方面,潜力非常大。对投资者而言,一带一路沿线的循环经济正如绿芽萌发般涌现出无数机遇。

 

绿芽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资助下,坦桑尼亚已建设了约 60 家塑料回收工厂,加纳和埃塞俄比亚分别建了 20 家和 3 家。越南也用稻壳制成材料,再用于建造防火、隔热且隔音的房屋。印度也不落人后,开始在建造道路时加入碎塑料,让道路更耐久,同时也是垃圾填埋的替代方案。

 

这些项目构成了循环未来的基石,而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市已领先一步。2019 年,该市发布了一项全面计划,提出发展循环经济,并发挥其地处一带一路要冲的作用,推动该市生产的再利用和再制造产品出口。

 

例如,该市正在开发封闭式循环农业和食品加工系统,可分离垃圾填埋场中的有机残留物,加工成肥料。另一项计划将收集金属和矿物废料,以及汽车零部件、家具和建筑材料等二手物品,以便重新加工成新产品。

 

 

 

 

SC_B&R Sustainability_可持续发展的一带一路 无论顺境逆境_v4-2.png

 

 

 

 

对于缺乏资源来发展大规模城市循环项目的地区,建设生态工业园区是个不错的选择。生态工业园区的生产、回收和再利用措施都在同一独立设施内,从而实现更为高效的自给自足。查塔姆研究所的报告指出,与其他几个欧洲国家一样,中国已成为工业共生体的全球领导者,这种模式确保了一个工业过程的废弃物成为其他工业的宝贵投入。这项专业知识已在一带一路地区创造了许多机会。

 

在南非,由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牵头的中非循环经济产业园正在规划中,该公司专门从事资源回收,总部设在深圳。一带一路倡议正开展一个项目,以评估在阿塞拜疆、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建设类似园区的潜力。南非还与尼日利亚和卢旺达合作,创立非洲循环经济联盟。

 

中国西北的甘肃省,以智能温室和农业服务中心为特色的中以绿色生态产业园已经开始建设,目标是在 2025 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绿色工业基地之一。

 

 

 

 

 

 

 

 

渣打银行商业地产和行业集团业务负责人 Steven Cranwell 表示:我们发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循环经济原则的采用正在稳步增长。

 

 

 

 

 

 

 

 

与此同时,世行正与中国客户开展合作。有关客户越来越关注在循环经济的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可持续投资机会。

 

 

 

 

 

 

 

 

Cranwell 补充道:转向这种模式可以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和就业。一带一路为这些国家提供了独特的机遇,帮助他们实现向循环经济未来的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