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静:疫情下一带一路的新机会

 

 

 

 

 

我们这几天一直在和渣打(中国)派驻在一带一路各地的员工开会,谈到很多项目的进度因此会受到影响,特别是一些财政对原油收入依赖度高的国家和地区,其预算会受到影响进而调整,肯定会影响一些现有项目的进度。渣打银行(中国)总行副行长、企业及金融机构集团董事总经理鲁静在接受 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时表示。

 

眼下,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约 270万,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 4 24 18时,全球累计确诊人数已经超过 271万例,死亡人数超过 19万例。

 

据中国平安研究院报告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呈三波在全球蔓延趋势,第一波发生在中国,第二波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主,第三波预计会发生在亚洲、非洲和拉美等人口密集的发展中国家。

 

那么疫情的发展是否会对相关项目带来影响?鲁静分享了渣打最近在一带一路沿线业务的一线观察。

 

去年参与的一带一路项目规模增长 50%

21世纪》:渣打 2019年一带一路业务的成果如何?

鲁静:2019年,渣打的一带一路业务创出新高,与合作伙伴一起参与了超过160个一带一路相关项目,项目金额总值超过300亿美元,与2018年的200亿美元相比有大幅增长。另外在2019年,我们的一带一路沿线的办公室都设立完毕,人员也已到位,在20个国家和地区派驻了40个说中文的资深员工来服务中资企业。

 

就项目地区分布来看,主要位于南亚和非洲(接近三分之二),其他项目主要位于东盟和中东。从项目类别来看,占最大比例的仍然是基建项目(包括路桥隧道、机场、电信网络、水处理和垃圾处理系统等),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其次是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电网)和制造业项目。

 

这些项目中有70个是符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30)的项目,比如可再生能源、垃圾处理和水资源项目等等。

 

21世纪》:有没有呈现出一些新特点?

鲁静:在我看来,一带一路倡议已经进入2.03.0的中间期阶段,最初的1.0阶段多为传统能源项目,到2.0阶段开始出现很多的大基建项目,这也是发展中国家的刚需。在大基建建设不断完善的基础上,中国制造业企业开始进入这些国家和地区,尤其是一些手机和汽车制造商。目前已经渐渐开始进入3.0阶段,也就是服务业和金融业,尤其是跨境支付、电商和相应的配套建设。

 

去年还有一个亮点就是一带一路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未来的五年到十年都会是一个重要的趋势,因为随着技术的进步,更多的清洁可持续能源的价格会变得越来越亲民。绿色还体现在融资方面,包括可持续贷款、绿色债券甚至是蓝色债券。

 

 

 

 

 

 

 

 

不要投机油价,做对冲

21世纪》:新冠肺炎疫情对于渣打的一带一路项目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鲁静:疫情最初是国内经济短暂停摆了,春节假期一结束我们23日就复工了,当时境外的债券市场非常活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剧烈,因此我们的风险管理(包括对冲和汇率等)部门首先复工。

 

春节后,我们为企业客户安排了多场电话会议,沟通大宗商品等市场问题。我们研究了每个国家的产油成本是多少,财政对于油价的依赖度有多高,比如沙特每桶油的生产成本是10美元,但再计入维持目前的财政开支的话,要多少钱。目前我们和客户建议大部分是航空和航运客户,第一点就是不要投机油价,我们一般建议是无论价格高低,三分之一的用油量必须做套期保值,然后是30%-50%之间的用油量根据市场等各方面情况做一个判断,经过董事会授权,做一定的对冲。剩下的油就跟随现货市场价格采购。

 

后来海外疫情升级,我们一直在和渣打(中国)派驻在一带一路各地的员工开会,谈到很多项目的进度因此会受到影响,特别是一些财政对原油收入依赖度高的国家和地区,其预算肯定会受到影响进而调整,肯定会影响一些现有项目的进度。但我们还是强调,保证当地员工的健康安全是首要的,一些地区的基建和医疗与中国相比差距巨大,所以首要是确保派驻当地的员工可以先稳定下来。

 

预计今年整体融资环境偏困难

21世纪》:对于今年的一带一路趋势有何判断?

鲁静:我预计一些大项目特别是中东地区的政府项目,进度可能有所耽搁;但也不乏一些新机会,比如,国内物流巨头继续推进在一带一路的布局。总体来说,现在对于投资是很保守的,所谓的现金为王。各国都在实施大幅的货币宽松政策,但无论是股市还是大宗商品价格都处于一个资产重新估值的阶段,投资组合中的相关风险敞口暴露出来,那么就会引发赎回、抛售等反应。大家都持有现金,抢一些流动性回来,维持自己供应链的运转。眼下是缩小敞口的时候,而非扩张的时候,预计融资环境会比较困难。

 

希望今年一带一路的人民币结算工作有进展,缓释对美元的高度依赖。一带一路的人民币其实是底层需求。我举个例子,巴基斯坦债务很高、美元储备很少。在当地的很多中资企业做美元融资,但其实并没必要,因为很多的原材料、设备都是从国内采购过去的,其实可以用人民币结算。项目融资都是融给业主的,业主再支付给中资企业。业主还是得用美元支付,无法做人民币存款,因为巴基斯坦央行和中国央行还未完成货币互换协议。我们在去年就做了相关的推进工作,一旦完成了,那么就不用受制于当地美元的稀缺了。

 

21世纪》:在疫情冲击下,欧洲监管要求银行暂停派息,渣打在此后宣布取消派发2019年股息,疫情对于银行业的影响几何?

鲁静:全球利率不断下降,对银行来说,存贷息差收入越来越窄,对于这部分传统业务收入依赖大的银行肯定影响很大。但银行其实也是一个社会的基础设施行业,不仅仅该考虑盈利和股东回报的问题,还有支持整个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问题。在今年这样的大环境中,我们承诺为参与抗疫的企业提供10亿美元融资支持,另外高管的一部分奖金和福利也可能会随之取消,这是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

 

我们在3月底宣布为抗疫企业提供10亿美元的融资支持,要求是不赚钱、成本价给到客户,希望能够为全球紧急改装生产防疫设备的制造业提供一点帮助。另外,这10亿美元当中如有需要还可用于支持海外方舱医院的建造。我们的客户多为大型企业,此次疫情最大的冲击是供应链。所以,我们也反复强调,不仅仅要针对客户,还要走到客户的上游。

 

 

 

 

 

本文原载于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