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一带一路 到进博会

 

 

 

 

 

东非肯尼亚辽阔的草原上,野生动物们可以畅行无阻。可对当地的居民、游客来说,想从首都

去海港这条路却走得并不容易只能依靠一条已经 100 多年历史的、破旧缓慢的米轨铁路。

 

这样的情况因为蒙内铁路(蒙巴萨-内罗毕)的开通而改变。这是一条架在桥梁上穿越草原的新式铁路:中国标准的轨道、中国制造的列车、中国式的高铁站,甚至中国式的车票。它真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建成后,这条铁路获得了非洲人民的欢迎。

 

肯尼亚并不仅仅是一个旅游国家,他们希望自己是东非的门户,因为工作原因,亲身参与到蒙内铁路融资项目的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企业及金融机构部董事总经理鲁静表

示,要达成这个目标,必须要让物流能够从海上、从空中、从其他的大陆,通过肯尼亚进入到非洲。中国的经济发展经历过这个模式,先是道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然后是出口、贸易增长、参与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物流后面是什么?就是贸易流、资金流服务业也会被带动起来。这是肯尼亚的机会,中资企业已经深深参与到肯尼亚实现东非门户的梦想中。

 

一条铁路让参与建设的各方看到了非洲发展的可持续性,也让其中的跨国金融机构看到了自己

作为一个桥梁的价值: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帮助更多外国企业走进中国。

 

走,到非洲去:帮助中国企业读懂非洲

进出口,对贸易来说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因为距离的原因,中国企业在非洲这片辽阔而又神秘的土地上先做出口总比先做进口容易,硬币的一面先发光。

 

自蒙内铁路建成之后,越来越越多的中资企业来到这里修建铁路、港口、电站等基础设施。项目是好,可是风险也的确很大。 浙江城建国际事业部总工程师李法青说,资金投入大、周期长,我们项目中需要即期支付当地币、远期收款美元,汇率不稳定是最主要的潜在风险。

 

一次机缘巧合,李法青接触到一个扎根非洲 100 多年、又能说中文的跨国金融机构渣打银行设于非洲的 一带一路 服务团队。当时正值肯尼亚大选,社会中出现了恐慌情绪,美金对当地货币的走强趋势瞬间加强,渣打银行以一个较好的价格为浙江城建进行远期锁汇,规避了由于当地政治风险而引发的损失。

 

在非洲,这样的需求时不时就会有。 李法青说。除了对冲汇率风险,熟悉中非两地的跨国金融机构在早期招投标和融资阶段也总能为中资企业在开立各类保函、获得不同模式融资方面提供及时、必要的服务。

 

我们渣打银行和一带一路着实有缘,100 多年来在全世界留下足迹的地方有超过 75% 是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为了更好地支持在当地市场拓展的中国企业,渣打银行不仅在上海设立了 一带一路 执行办公室作为全球总协调,还在 一带一路 沿线设立了 中国走廊团队China Corridor,由会讲中文的专业客户经理支持中国企业在当地的业务发展。很多客户都说,在当地说中文的客户经理为他们讲解金融产品,他们觉得既亲切又方便。

 

在非洲,像渣打银行这样的跨国金融机构就像 管家,用 100 多年积累下的经验为中国企业适当规避国家、法律、货币、文化适应等方面的风险,与中国企业一起见证非洲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

 

 

 

 

 

 

 

 

为了更好地支持在当地市场拓展的中国企业,渣打银行不仅在上海设立了 一带一路 执行办公室作为全球总协调,还在 一带一路 沿线设立了 中国走廊团队(China Corridor)

 

 

 

 

 

 

 

 

快,我们想去中国:打通金融桥梁双向车道

铁路通了、港口修了、电站成立了,货物从世界各地来了。源源不断而来的货物丰富了非洲各国人民的物质需求,也让他们有了更多的期许我们也想把我们的产品出口到中国去。 近段时间来,渣打银行设在肯尼亚的 中国走廊团队 不断收到这样的业务咨询,硬币的两面终于都有了光泽。

 

去年进博会时,有一些搭上集体参展便车的非洲企业已经率先尝到了甜头。比如,肯尼亚的茶叶、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赞比亚的蜂蜜在榜样的带动下,以及非洲越来越完善的基础设施的加成下,今年有更多非洲企业有了参加进博会的积极性。

 

不过,相比于欧美发达国家市场,虽然非洲的农产品具有独特的品质,但因其规模和市场成熟度的影响,对很多中国进口商来说,要从非洲持续进口产品还是需要承担很多不确定的风险。针对这样的情况,渣打也和中资机构密切合作,把一带一路的双向通道进一步拓宽。

 

在去年进博会期间,渣打银行就推出了 进口贸易伙伴计划,根据出口商的特点为进口商提供基于 购汇、进口、国内分销 于一体的全流程定制服务。

 

今年进博会前夕,渣打进一步推出 跨境贸易全方位加速器,帮助企业在跨境贸易中解决融资、存量资金盘活和风险管控三方面遇到的难题,为企业保驾护航的同时助其加速前行。

 

从沿着 一带一路 跟着中国企业出海到非洲,再从非洲又沿着 一带一路 路线跟非洲企业的产品回到中国,鲁静和她的同事们看到,那座由金融架起的贸易之桥越走越宽。

 

 

 

 

 

本文原载于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