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的先发优势
一带一路 在非洲

 

 

 

 

 

东非可以说是非洲 一带一路 的基石之一。自 2013 一带一路 出台以来,东非逐渐成为中国在非贸易和投资的主要接收方。

 

 

 

 

 

而中国在非洲特别是东非牵头项目的成果和规模,正吸引着越来越多国际资金参与 一带一路 倡议。

 

渣打银行企业及金融机构客户部非洲地区主管兼董事总经理 Saif Malik 说:东非是 一带一路 进入非洲的门户。它是让种种发展包括基建、数字化到医疗延伸到非洲其他地方的管道。

 

中国在非投资步伐明显加快。2013 2016 年间中国项目在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肯尼亚、乌干达、吉布提等东非经济体的营业额达 466 亿美元 (2009-2012 年为 156 亿美元)1。国际方面在东非 一带一路 项目的投资起点基数虽然较低,但如今也在增长之中。

 

从肯尼亚标准轨铁路等旗舰项目来看,东非 一带一路 项目的规模十分可观。该铁路造价 32 亿美元2,由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全长 472 公里,是东非历来最大型的基建项目。另外,中国电建和中国水电正为乌干达建设一座造价 17 亿美元、容量 600 兆瓦的水电站大坝。卡鲁玛水电项目建成后,将会是非洲最大的水坝,也是乌干达最大的发电厂3

 

 

 

 

 

 

 

 

东非是 一带一路 进入非洲的门户。它是让种种发展包括基建、数字化到医疗延伸到非洲其他地方的管道。

 

 

 

 

 

 

 

 

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

毫无疑问,中国是 一带一路 项目迄今为止主力的融资方。作为如此庞大投资的接收方,东非一些国家难免成为对中国负债水平最高的非洲国家。随着债务可持续性的忧虑加深,多个东非国家要求重议债务条款。例如在 2018 9 月,埃塞俄比亚与中国协议重组若干债务。协议包括把一个铁路项目所涉的 40 亿美元债务的到期时间延长 204

 

尽管存在这些忧虑,中国对非的投资仍然得到肯定。在近期一份报告中,非洲开发银行认为倘若没有中国的参与和融资,不少东非基建项目能否面世都颇成疑问,特别是由于众多国际金融机构明显不愿支持进一步的基建发展 5 渣打杠杆和结构性解决方案非洲区主管兼企业融资非洲和中东地区主管 Nimrita Bedi 表示,考虑高债务水平问题时,必须同时兼顾建设必要基础设施的长远效益,权衡两者轻重。

 

她说:中国正在建设的公路、铁路、机场,都是基础设施整体的必要部分,而这些项目之所以能够落实,皆因中国愿意提供融资。

 

多样化红利

有一点必须明白的是,中国投资于东非不仅是基于地域上的独特考量,背后也有战略和经济因素。据渣打项目和出口融资执行总监 Alan Sproule 解释,首先,非洲东部国家从来都没有过于依赖单一种商品。

 

他说:与依赖石油收入的国家不同,东非国家需要实现经济多样化它们比较开放,所以能够更早地了解基建和外来投资的效益。

 

 

 

 

 

 

 

 

与依赖石油收入的国家不同,东非国家需要实现经济多样化它们比较开放,所以能够更早地了解基建和外来投资的效益。

 

 

 

 

 

 

 

 

从东非和西非最大经济体的出口数据,可以看出两者在多样性方面的差异。肯尼亚2016年的三大出口是运输 (17.5%)、信息通信技术 (16.03%) 和茶叶 (12.04%),而尼日利亚则是石油和原油 (68.53%)、石油气 (12.67%) 和运输 (4.15%)6

 

Sproule 指出,中国也能够通过东非多条经济走廊,加快发展步伐和增强地区间的一体化。这当中包括:以标准轨铁路为重点,连接肯尼亚、卢旺达、南苏丹和乌干达的北部走廊一体化项目;旨在改善中非和东非间的公路、铁路和内陆水道连接的中部走廊贸易路线;以及把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南苏丹联系起来的基建项目拉穆港-南苏丹-埃塞俄比亚运输走廊项目 (LAPSSET)

 

基建之外

东非也正在经历经济和人口结构的转变,为未来的强劲增长作好准备正如中国近几十年的发展方向。根据联合国数据,东非 2013 2017 年间的 GDP 平均增长率为 6.7%7比全非洲平均水平高出一倍 2019 年预期增长为 6.4%8 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这一经济成果催生了一个不断扩大的消费阶层,进而为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创造机会,向东非输出各种产品和服务,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Malik 指出,最振奋人心的输出之一是金融科技。

 

我们留意到金融服务数字化所引发的广泛兴趣,这一创新领域潜力无限。

 

全长 13,000 公里的 PEACE 海底电缆,将会促进东非各地以及与非洲其他地区的数字连通;电缆由巴基斯坦经吉布提接通肯尼亚9 预计到 2020 年便可投入商用10。该电缆有助满足非洲空前殷切的互联网需求:仅 2018 年,全非洲的互联网使用量就上升了 20%11

 

Malik 总结说,在强劲的经济增长、开放的经济体系以及有利的人口结构下,国际投资必然会以东非作为进军全非洲的起跳点。

 

 

 

 

 

 

 

 

我们留意到金融服务数字化所引发的广泛兴趣,这一创新领域潜力无限。

 

 

 

 

 

 

 

 

1 渣打银行,中国-非洲:一带一路沿线看非洲, 2018 5

2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019603/kenyas-chinese-built-railway-hit-travellers-safari-line

3 https://www.compelo.com/energy/projects/karuma-hydropower-project-uganda/

4 https://uk.reuters.com/article/ethiopia-china-loan/update-1-ethiopia-pm-says-china-will-restructure-railway-loan-idUKL5N1VS4IW

5 非洲开发银行

6 http://atlas.cid.harvard.edu/

7 https://www.uneca.org/stories/east-africa-fastest-growing-region-africa-people-leading-longer-and-healthier-lives

8 http://repository.uneca.org/bitstream/handle/10855/41804/b11928190.pdf?sequence=1

9 渣打银行 一带一路 非洲概览 V5 视频

10 https://www.submarinenetworks.com/en/systems/asia-europe-africa/peace/peace-submarine-cable-project-perfectly-interpreting-china-manufacturing-global-quality

11 渣打银行 一带一路 非洲概览 V5 视频

 

 

 

 

 

 

 

 

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PPP):

缩小非洲基建缺口的可行之道?

 

 

 

 

 

 

 

 

1 非洲开发银行集团。《非洲经济展望》。2018

2 世界银行集团。《2018 年私人参与基建 (PPI) 年报》。2018

3 世界银行集团。《非洲PPP法规:混淆还是澄清?》 2018

4 Mercer。《非洲基建投资,挑战与机会》。2018

5 Deloitte Insights。《若要繁荣,考虑筑路》。2019

6 世界银行集团。《公私伙伴关系的采购基准化 2017》。2016